网站首页 | 先贤论艺 | 儒家六艺 | 诗词雅韵 | 古今美文 | 艺术新风 | 礼仪人伦 | 画笔神工 | 雅乐仙音 | 璀璨书风 | 饮食纵横 | 营建奇观 | 中华舞韵 | 武术精魂 | 影视赏析 | 原创天地 | 本站原创 | 艺术杂苑 | 美图欣赏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类  型:
    
武术精魂

武侠小说与十八般武器 [2/26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4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1]
太极拳 [12/7]
南拳高手:武德重在包容. [11/29]
以武会友 弘扬国粹--心. [11/25]
薛颠象形术(十七)--李. [11/15]
民间奇杰卖蒜翁 [11/12]
太极大师谈武术武德 [11/9]
泉州南少林寺武僧声称练. [11/5]
中国武术界最年轻的武术. [11/2]
虽有特技,不可欺人 [10/31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30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26]
友情链接
传奇人物中华智慧绿色作文迎春论坛
电子书在神州神州智慧家有儿女
灵魂美学闲在居士归来新竹汗青网
春归路艺术中国日月智慧古得曼
飞云鹤马德博客定之方中中医验方
天龙音画天龍音畫播远诗人雨过荷塘
夏一文中医奶奶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术精魂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(上)
作者:杨银波    来源:转载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12-11 10:04:40    浏览次数:6010

我的中国偶像之一,即是曾着《剑经衍葛》的文武兼修义士谭嗣同。此君三十三岁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,一身文胆武侠,于一八九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以今中国未闻因变法而流血者,有之,请自嗣同始的气概,葬送于满清专制屠刀之下,却魂系华夏,激荡千秋。为寻觅二十一世纪的谭嗣同们,这些年走南闯北,却如大海捞针,希望渺茫。

四个月前,厦门邀请全国各省龙舟赛手共庆端午,同舟共济,连美国、台湾选手亦纷纷赴此。在这个赛事的芸芸观众里,我偶然结识一位来自少林寺的武僧,曰谷庆华。当日,饮酒一番,颇有相见恨晚之慨。我俩都是嫉恶如仇的血性青年,昨日又得重逢,遂自下午狂谈到深夜,武术、佛学、影视、政治、底层,不一而足。临别前,他说:终于找到一个人可以为中国武术之困出口恶气了!我却认为这不唯独是武术之困,往纵横延伸拓展,可窥中国各处之困,警示意义非凡。

颇为传奇的武林高手

谷庆华算是我的老弟一辈。此君一九八五年十月十一日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,户口在北京,家底殷实,却以独行侠自居,浪迹天涯。因其武功已入中乘境界,摘取过全国散打锦标赛冠军等殊荣,如今已授徒近八百人,我这大他近三岁的兄长,不能不称他为谷师傅。与曾拜王正谊(大刀王五)、胡致廷(通臂猿胡七)、黄方舟、刘云田为师的谭嗣同相仿,因家人与少林寺渊源不浅,谷师傅小学刚毕业即入河南嵩山少林寺拜一名武术高僧为师,成为一名习武的俗家弟子,后来更成为少林寺武僧团教练,一边潜心佛学,一边内练一口气,外练精骨皮

因多次表演、比赛成绩斐然,政府有政策照顾,谷师傅走出少林寺后,即被河南省郑州大学体育学院武术系破格录取──当年该系被破格录取者,仅有六人。丁杰、王二平等太极拳世界冠军、亚洲冠军和全国冠军,就来自该系。武术系学制为四年,谷师傅却只读了两年多,退学入世,年纪轻轻就成为北京武术院教练。北京武术院是统一武术管理的行政管理、业务指导部门,上面是北京市体委,下面是各个武术队。李连杰最初进的,是一九七四年十一月组建的北京武术队,当时全队只有二十八人;甄子丹最初进的,是一九八零年的北京市甚刹海体育运动学校武术队。

谷师傅成为北京武术院教练之时,也就二十岁出头,却已是河南省一级教练、裁判,国家二级教练、裁判,有编号可查,非虚言耸听。至于当时所获的与武术荣誉相关的奖杯、奖牌、奖状等,更有六十余件。然而,这武术院教练也只当了一年多,谷师傅决定自立门户,遂创办北京少林英豪武术馆,也只开了一年多。而后南下厦门,如高崖坠石、虎落平阳,虽一身武艺,却难觅知音与劲敌。为求生存,谷师傅如今只委身为厦门市湖里区某武馆总教练,志不得张,颇为失意。

虎落平阳的边缘武者

与追求竞技性的体育化武术不同,谷师傅的武术之路走的是类似李小龙的搏击之道,在所有武术里取长补短,注重实战。他对各派传统武术,甚至包括国外流行的空手道、柔道、跆拳道、泰拳、混合型格斗等,也都兼容并蓄。但归根到底,谷师傅还是认为:国外功夫多是自中国流出后取其简单处稍加变化而成,擂台拳击更无武术功底,而现在的中国功夫又被高度赛制化,仅为分数而战,将武术的军事实战性大为降低。谷师傅说:遥想当年的民族英雄岳飞、戚继光,这些似乎都已不复存在,真是我中国武术的奇耻大辱啊!

在谷师傅递来的一张标有太极阴阳图案及字的名片上,显示着陈氏太极拳正宗传人一行。谷师傅说:如今陈氏太极拳分支太多,有许多都已不再正宗了,歪门左道而已。谷师傅对武术之痴迷,为家人所不解。他只有一个妹妹,家庭事业的重担不由他挑由谁挑?父母让他抛下武术,子承父业,虽催促数年,却未有丝毫成效,以至于他的父母若能接到他打回家的电话也能高兴坏了,但他偏偏就是不打。谷师傅说:自己的事自己了。他武功超群,却不得志,从北方漂泊到厦门,竟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。某日,我在《厦门人才网》看到两年前谷师傅的求职简历,在工资要求一栏里,只见当时的谷师傅仅填下区区一千五百元/月。

从一个全国冠军,沦落为某老板聘请的总教练,工资至今也未超出两千元/月,仅够一个人节俭度日罢了。夜幕下,与我一同散步的谷师傅仰天长叹:我担心啊,万一以后娶了老婆,连老婆都养不活怎么办?细问这处境有无机会改进,谷师傅说:这一切,都是因为我不肯放下武术,不肯放下对真功夫的理解与追求。这个社会变化太大,我很多时候都在仿徨挣扎,究竟要教给人们真正的武术,还是仅仅教给人们一点花拳绣腿?武术,是极苦极苦的事情。我的全身上下,没有一处没受过伤,毕竟练了十几年啊!但是,现在那么多人对武术的理解,仅仅停留于字面上、动作上,又被影视特效所迷,还称有所谓速成的,有什么用?

沦落数年,谷师傅如今又要复归理想,再创英豪武术馆了。他与一群志同道合之友,凑出几万元,欲在厦门的湖里区、海沧区或集美区建馆,不出意外的话,今年即可开门授徒。我想起当年霍元甲创立精武体育会,周比利创立周比利武馆,鼓励其来日方长、前途无量,谷师傅说:霍元甲其实是个穷人,是跟人打出名气了,农劲荪等有钱人协助了他,在上海办了武馆,连孙中山都帮他题词──‘尚武精神。周比利是打擂台打出了名,拿过轻中量级自由搏击世界冠军,后来又借影视扬名,所以武馆生意不错。各人境遇不同,也有社会制度和民众氛围的变革因素所致。

我重开英豪武术馆,一定要传授真功夫,去其皮,得其肉,把中国武术已经失真的部份统统找回来。谷师傅双目炯然,喝下一口酒立誓,再过十年,我就是一代宗师!前有洪拳大家黄飞鸿、鸣鹤拳宗师谢如如,他们当年也是青年时期就广收门徒,为后世所尊崇。按虚岁,我今年二十五岁,与谢如如开门授徒之时是同岁,时不待我,我不能不动手了!如此一等一的好男儿在此,必不能错过,是故,我顷刻拔出一支签字笔,拿出本子,对其正式采访,六小时内竟写完每一页,无一空余。现即摘录十段,以飨读者。

谷庆华访谈录摘记

杨:中国武术之困,究竟困在哪里?

谷:困在被表象化。除非枪在一米以内,若是一米之外就是枪说了算,武术的暴力性、残忍性,在这个热兵器时代已经被大大消减。既然手脚打不过枪,那么武术拿来干什么?如今已是法治社会,在法治社会里打死一个人要判死刑,打伤一个人要蹲监狱、要罚款,所以武术不能致人伤亡,于是就有了体育化的比赛,落地就输,打错位置就罚分,这还是武术吗?《武林风》的选手天天都在电视上打,但你仔细看,他们身体不稳,功底不够。真正的高手是什么?是手与手简单一碰,就那么几秒之内,你就知道输赢,已经不需要打了。再打的话,把你当风筝一样放,你再凶狠,你力气再大,但你就是打不着我。我可以看出你的攻击范围在多少厘米以内,可以控制这个范围,然后找你身上可以被攻击的点,这个点一旦攻击过去,你爬都爬不起来。武术最重要的,就是集全身力量于一点,再从这一点上迅速爆发出去。但是,有多少人能够想把力量集中到哪点就能集中到哪点的?

杨:如今学武的人,到处都有,你凭什么认为你的就是真功夫,非找你学不可?

谷:民众概念里的功夫,恐怕并非真功夫。你可能不相信,中国功夫甚至尴尬到至今都没有一套统一的服装!倒是空手道、跆拳道有,白白的,扎个腰带,穿起来很好看,但好看有什么用?教你几个动作,你就以为懂功夫了?我们练功夫,在少林寺凌晨四点就起床跑马拉松,最多连续吃过六个月的白菜,但没觉得苦,一练就是好多年。现在很多人跟沙袋、木桩练,一掌劈断一块砖,喉咙顶住长矛不受伤,这有什么稀奇?在战场上,跟你较量的是不动的东西吗?真功夫,必须意味着你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,准确找到灵活多变的对手的弱点,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其一招击败。我在厦门教徒弟,开始用自己炼功的方法教他们,结果没有一个人受得了,苦不堪言,老板就发话了:谷师傅啊,你不能这样教啊,你这样教就没人来交学费了,我们就没生意做了。我非常痛苦,只能教一点皮毛给他们,这叫什么中国武术?分明是教跳舞、摆造型!我一次次地妥协,妥协到现在,再也不想妥协了,我不能对不起武术这两个字。

杨:我有个舅舅,练点穴和棍术,还练硬气功。还有个表哥,是洪拳弟子。在你面前,你觉得他们入门了吗?

谷:没打过,不知道。就像很多人问我:你跟甄子丹打,谁打得赢?我只能说没打过,要打过才知道。在许多高质量的功夫电影里,导演要找高手,第一个会考虑甄子丹,他有很不错的功夫底子。但他跟李小龙的差别,是好几个等级的差别。李小龙堪称武术奇才,我记得他说过:在武术里,我只能是第二,至于谁要说他是第一,那我就跟他打。他有一半以上的电影,用的是真功夫。你看他那一身没有半点脂肪的肌肉,简直像一架开足马力的格斗机器,怎么突然就死了?真是千古之谜。现在电影里加了太多被设计的特效,打得很好看,一会儿就飞起来了,一会儿就踢出几十米远了,太假。真正的高手对决,在对手眼中看来,已经打成了移形换影,都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打过来的,只有旁观者才看得清楚。有时出手太快,还必须放慢镜头。前些天,有位不相识的武术教练在中山公园教徒弟,我去看了,当时他很狂妄,指着我和同行的两个人对在场者说:像他们这三个人,两秒钟之内就能打趴下。结果我只给了他一拳,他就趴在那里哇哇哇地吐血,牙掉了一颗,腮帮肿得像桃子,警察就把我拘留了。

杨:说说这个过程。

谷:这不新鲜,我袭警都不知道袭击几次了,老惹事。那天,我对那个教练说:对不起,我没听清楚,你把刚才那句话重复一遍。他没瞧得上我,真的就把话重复了一遍。我说:好,我站在这里,不出手也不出脚,你把我弄倒,就算你赢。

我把自己身体的力量散布为圆形边沿,他在那里搬啊搬啊,折腾了几分钟,没弄倒。我火了,就冲他的嘴巴揍了一拳,他爬不起来了,呼天喊地。本来可以跑掉的,我没跑,看他装成那样,真是有辱武术二字,还想揍他,被朋友拉住。送到局子里的时候,那人躺在那里叫啊、泼啊、闹啊,我当时又要揍他,分明想讹我嘛。我不愿意赔钱,身上只有六百块,结果警察就把我关起来。怎么办?我不想打电话给家里,免得他们又叫我回北京当老板,于是就向一个徒弟借钱,花了两千多块。现在我还能经常看见那个教练在中山公园,每次我都得绕道走。法治社会,惹不起啊!这种事,在有一身功夫的人身上,常见得很。两年前,我的一个师兄在北京也惹过事。他的女朋友去摆地摊,结果那地摊被当地的一帮警察给踢了,师兄就大打出手,打得那帮警察啊,哎哟,那叫一个惨!到最后,赔了警察三万多块钱,才从拘留所放出来。

杨:有人肯定会反问你们这种人,不是说讲武德吗?忍。

谷:我忍过。一次在车上,看见一帮打劫的,实在是忍不下去了,刚想动手呢,结果那帮人跳车走了。如今这世道,不公不义之事特别多,有点权势的人就喜欢嚣张跋扈,专整弱势,很多时候看不下去。我这人尤其是喝了点酒以后,就老想打人,有好几次打警察就是这样。其实,我跟警察无冤无仇,但就是想找个人来打。一般的警察,有点皮毛的擒拿格斗术,没有几分进攻性,也经不起打。是啊,武术必须讲武德,但像我这种信仰佛教的少林寺弟子都开始忍不下去了,可以想见多少人在这个窒息的社会里有多么忍无可忍!我们这一说,就说到政治了。我提不得政治,一提政治就来气。尤其是高层那些人,我在北京没听见几个人不骂的。都为了保护自己,免得自己被秋后算帐,就处处留一手,搞垂帘听政,看你们在这儿下棋,但黑子白子怎么走,全不是下棋的人所愿。想走这一步的棋手,结果总被一个个的前朝马仔控制着,只能规规矩矩,像个女人一样,唯唯诺诺。你熟知政治,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?

杨:明白,江胡斗。习武之人,也能有几分谭嗣同的忧国之心,非常难得。

谷:中国武术,本来就有惩恶扬善的主张。谭嗣同长于剑术,又写过《仁学》,他说从平等,是万物的发展法则,是不可抗拒的规律,称封建纲常礼义完全是那些独夫民贼用作统治的工具,对于那些昏暴的专制君主,可以人人得而戮之。可见习武之人的哲学,是与专制相抗衡的。佛讲众生平等,也讲三世轮回,就是说因你的善的多与少,来判定你以后所成的是人还是物。积善,是佛家弟子的基本要求。我研习中国武术,弘扬它,也是一种善。别看现在少林寺越来越商业化、世俗化,被当作产业一样来运作,其实里面的大多数人,仍然非常吃苦,过得特别惨。这些年,我也回过少林寺,追根溯源嘛,我的根在那里,这一点是无法丢弃的。天下武功出少林,此言不虚。数百年前,少林寺就开始召集天下各派武林高手在嵩山切磋。而追溯武术的来源,又要追溯到人与兽在原始社会的殊死博斗。在一些书籍里记载,有人劝虎斗,就是看见两只凶猛的老虎在激烈打斗,这时你用武术把它们开,现在有几人办得到?武术最终的目标,是寻求天人合一,融入人与物。我现在只做得到融入人,做不到融入物,所以只能算中乘,未到大乘。大乘境界,会从武术拓展到对文化、历史、社会及政治、军事的深度理解,参透了。 (待续)



 
总访问量:911983 本月访问量:1183 今日访问量:68
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归元艺术 E-mail: huarulian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