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先贤论艺 | 儒家六艺 | 诗词雅韵 | 古今美文 | 艺术新风 | 礼仪人伦 | 画笔神工 | 雅乐仙音 | 璀璨书风 | 饮食纵横 | 营建奇观 | 中华舞韵 | 武术精魂 | 影视赏析 | 原创天地 | 本站原创 | 艺术杂苑 | 美图欣赏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类  型:
    
武术精魂

武侠小说与十八般武器 [2/26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4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1]
太极拳 [12/7]
南拳高手:武德重在包容. [11/29]
以武会友 弘扬国粹--心. [11/25]
薛颠象形术(十七)--李. [11/15]
民间奇杰卖蒜翁 [11/12]
太极大师谈武术武德 [11/9]
泉州南少林寺武僧声称练. [11/5]
中国武术界最年轻的武术. [11/2]
虽有特技,不可欺人 [10/31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30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26]
友情链接
传奇人物中华智慧绿色作文迎春论坛
电子书在神州神州智慧家有儿女
灵魂美学闲在居士归来新竹汗青网
春归路艺术中国日月智慧古得曼
飞云鹤马德博客定之方中中医验方
天龙音画天龍音畫播远诗人雨过荷塘
夏一文中医奶奶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今美文
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(图文)
来源:360doc.com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9-8 23:00:49    浏览次数:3669

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二句出自 唐代司空图所著的《诗品二十四则》的《典雅》篇章;

原文曰: 玉壶买春,赏雨茅屋,坐中佳士,左右修竹,白云初晴,幽鸟相逐,眠琴绿荫,上有飞瀑。

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,书之岁华,其曰可读。

意思也不难破解,赏雨时节委坐于茅屋之中,斟一壶美酒,悠悠然,欣欣然地欣赏绵绵春雨;
旁边有知心好友相伴,四周有修林茂竹;
这让我想起了兰亭,想必魏晋时期的兰亭一定也是这样的;
雨过天晴,蓝天上白云朵朵,林中有鸟相逐。
弹琴者眠于绿荫之下,静听高峰上挂下来的瀑布。
入眼处皆花,花落无声,人亦淡泊自如,若同那菊;



菊---华贵而高洁之物,记得有一篇菊的诗句:
小院残红曲径,秋深凄雨幽簧,恋花叠影怕风凉,雁捎春信去,偏有一枝香。
香气凝寒沉露,最浓冷月青霜,冰池正好照梳妆,东篱相做伴,不肯为春伤。
我爱这诗如人生的境界,或许这也是我能在诗画中可以了然的一种心境;
向来问道无余说,云在青天水在瓶。
人生于天地间,理该处处是青山呀!见山是山,见山也不是山;
那与大自然之间的不需言语亦相知的灵犀相通,是怎样的诗意人生啊~~~
手中有酒,座中有友,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。


再谈“不需言语亦相知”,这也是我所喜欢的一种境界,该句出自诗品中的《含蓄》篇;
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,语不涉难,已不堪忧。是有真宰,与之沉浮,如渌满酒,花时返秋。
悠悠空尘,忽忽海沤,浅深聚散,万取一收。

这冥冥的世界中真有主宰,操纵着万物的生灭沉浮。
清酒满杯,顷刻间便尽了;百花争艳的春天,谁说不是预示着秋天的来临?悠悠红尘;
说来说去无非是一个空,就像瞬息生灭的海上泡沫。
无论你涉世有多深,有多浅,纵然获取再多,到头来也被那主宰所收取。

都说是:功名尽在长安道,今日少年明日老。
然万千说法,也抵不过一个“南柯之梦!”



“冲和淡如”又是一种心境,诗品中《冲淡》篇谈到“素处以默,妙机其微,饮之太和,独鹤与飞。
犹之惠风,苒苒在衣,阅音修篁,美曰载归。遇之匪深,即之愈稀,脱有形似,握手已违。”

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。让我们静默地顺从自己的本性,奇妙的机缘是那样地隐微;
饮之以冲和的真元之气,把那些孤鹤之类作为同伴吧,与它们一起飞翔。
那温和的风,苒苒地吹动着衣袂,翩然飘逸。
听,风吹修竹发出的声音多么悦耳动听!将那美好的感觉满载而归。
此情此境并不深邃,然却不能着意追寻。倘然一动了追寻之念,顷刻间就会感到与初心相违。

头上青天白云飘,满目青山入眼来,但是,青山不碍白云飞。
山自青,云自飞,两幅景象,一种境界。
犹如花开,犹如花落,有如风来,有如风去。
于是,任凭那风动,任凭那幡动,惟心不移。
微笑如花,人淡如菊。犹之惠风,苒苒在衣。

《诗品旷达》篇如此说道:“生者百岁,相去几何,欢乐苦短,忧愁实多。
何如尊酒,日往烟萝,花覆茅檐,疏雨相过。倒酒既尽,杖藜行过,孰不有古,南山峨峨。”

虽说是“旷达“,也难免以酒浇愁。何也?
人生不过百年,算来又有几何?欢乐时光太短暂了,而忧愁多多。
何不想开一些,携一樽酒,每日里往那烟蓼叠翠;
鲜花覆盖的茅檐前喝酒,相伴的有疏疏落落的雨点儿。
喝尽樽中的美酒,手持着杖藜从山坡上逍遥走过。
人世间,谁没有作古的那一天呢,只有那悠悠南山,巍峨依然。



无门和尚说: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
这一曲春歌行被当代全球著名的作曲家何训田闭门6年,用其任意创作法,创出了《云钟》
---“雷峰夕照”的乐章,其大气之作,犹如清风拂面一样;
将天人合一的境界感性地呈现在聆听者面前。
----题外记

 

随顺自然,无丝毫刻意,天天如此,天天便是好日子。
这是一种“观自在”的心境,《诗品疏野》篇章中曰:“惟性所宅,真取弗羁,拾物自富,与率为期。
筑屋松下,脱帽看诗,但知旦暮,不辨何时。倘然适意,岂必有为,若是天放,如是得之。”

以性情为依托,真正拥有而不受羁绊,取物于自然,当然自感富足,并以天性率真为期望。
筑屋于松树底下,脱了帽子,无拘无束地看诗。
只知道太阳升起了又落下了,根本不知世间是何时,也不想知道。
像这等怡然自乐而志趣闲适,又何必一定要有所作为?
如若能够放任自然,才能得到真正的疏野之趣。


毫无负担地生活着,有自然之美,有自然之亲,无俗欲之累。
坐看花开花落,卧观云起云涌。没有官海浮沉,亦无声色犬马。
惟有一颗如洗的心,置于山水之间,有如闲庭信步。
桃花红,李花白,融融岂只一色?燕子语,黄莺鸣,关关非为同声。
这边厢红了樱桃,那边厢绿了芭蕉。

正是:
琴书堪慰客中身,山馆栖迟悟净因。
闲启半窗看暮雨,晚凉新绿最怡人。




 
总访问量:890095 本月访问量:1595 今日访问量:71
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归元艺术 E-mail: huarulian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