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先贤论艺 | 儒家六艺 | 诗词雅韵 | 古今美文 | 艺术新风 | 礼仪人伦 | 画笔神工 | 雅乐仙音 | 璀璨书风 | 饮食纵横 | 营建奇观 | 中华舞韵 | 武术精魂 | 影视赏析 | 原创天地 | 本站原创 | 艺术杂苑 | 美图欣赏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类  型:
    
武术精魂

武侠小说与十八般武器 [2/26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4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1]
太极拳 [12/7]
南拳高手:武德重在包容. [11/29]
以武会友 弘扬国粹--心. [11/25]
薛颠象形术(十七)--李. [11/15]
民间奇杰卖蒜翁 [11/12]
太极大师谈武术武德 [11/9]
泉州南少林寺武僧声称练. [11/5]
中国武术界最年轻的武术. [11/2]
虽有特技,不可欺人 [10/31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30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26]
友情链接
传奇人物中华智慧绿色作文迎春论坛
电子书在神州神州智慧家有儿女
灵魂美学闲在居士归来新竹汗青网
春归路艺术中国日月智慧古得曼
飞云鹤马德博客定之方中中医验方
天龙音画天龍音畫播远诗人雨过荷塘
夏一文中医奶奶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雅韵
送十八虔贬台州司户伤其临老陷贼之故阙
来源:杜甫 《唐诗鉴赏大辞典》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9-5 13:50:25    浏览次数:1354
郑公樗散鬓成丝,酒后常称老划师。   

万里伤心严谴日,百年垂死中兴时。   

苍惶已就长途往,邂逅无端出饯迟。   

便与先生应永诀,九重泉路尽交期。 

郑虔以诗、书、划"三绝"著称,更精通天文、地理、军事、医药和音律。杜甫称讚他"才过屈宋""道出羲皇""德尊一代"。然而他的遭遇却很坎坷。安史乱前始终未被重用。安史乱中,又和王维等一大批官员一起,被叛军劫到洛阳。安禄山给他一个"水部郎中"的官儿,他假装病重,一直没有就任,还暗中给唐政府通消息。可是当洛阳收复,唐肃宗在处理陷贼官员问题时,却给他定了"",贬为台州司户参军。杜甫为此,写下了这首"情见于诗"的七律。 

前人评这首诗,有的说:"从肺腑流出""万转千回,纯是泪点,都无墨痕"。有的说:"一片血泪,更不辨是诗是情。"这都可以说抓住了最本质的东西。至于说它"屈曲赴题,清空一气,与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同时一格",则是就艺术特点而言的;说它"直可使暑日霜飞,午时鬼泣",则是就艺术感染力而言的。 

杜甫和郑虔是"忘形到尔汝"的好友。郑虔的为人,杜甫最了解;他陷贼的表现,杜甫也清楚。因此,他对郑虔的受处分,就不能不有些看法。第三句中的"严谴",不就是他的看法吗?而一、二两句,则是为这种看法提供依据。说"郑公樗散",说他"鬓成丝",说他"酒后常称老划师",都是有含意的。 

"
樗(chū初)""",见于《庄子。逍遥游》:"吾有大树,人谓之樗,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,其小枝捲曲而不中规矩。立之涂,匠者不顾。"又《庄子。人间世》载:有一木匠往齐国去,路见一高大栎树,人甚奇之,木匠却说:"‘散木'也,以为舟则沉,以为棺椁则速腐,以为器则速毁,以为门户则液樠,以为柱则蠹,是不材之木也。"说郑公"樗散",有这样的含意:郑虔不过是"樗栎"那样的"无用之材"罢了,既无非分之想,又无犯""行为,不可能是什么危险人物。何况他已经"鬓成丝",又能有何作为呢!第二句,即用郑虔自己的言谈作证。人们常说:"酒后见真言。"郑虔酒后,有什么越礼犯分的言论没有呢?没有。他不过常常以"老划师"自居而已,足见他并没有什么政治野心。既然如此,就让这个"鬓成丝"的、"垂死"的老头子划他的划儿去,不就行了吗?可见一、二两句,并非单纯是刻划郑虔的声容笑貌;而是通过写郑虔的为人,为郑虔鸣冤。要不然,在第三句中,凭什么突然冒出个"严谴"呢? 

次联紧承首联,层层深入,抒发了对郑虔的同情,表现了对"严谴"的愤慨,的确是一字一泪,一字一血。对于郑虔这样一个无罪、无害的人,本来就不该""。如今却不但""了,还""得那样"",竟然把他贬到"万里"之外的台州去,真使人伤心啊!这是第一层。郑虔如果还年轻力壮,或许能经受那样的"严谴",可是他已经"鬓成丝"了,眼看是个"垂死"的人了,却被贬到那么遥远、那么荒凉的地方去,不是明明要他早一点死吗?这是第二层。如果不明不白地死在乱世,那就没啥好说;可是两京都已经收复了,大唐总算"中兴"了,该过太平日子了,而郑虔偏偏在这"中兴"之时受到了"严谴",真是太不幸了!这是第三层。由"严谴""垂死"激起的情感波涛奔腾前进,化成后四句,真"不辨是诗是情。" 

"
苍惶"一联,紧承"严谴"而来。正因为""得那么"",所以百般凌逼,不准延缓;作者没来得及送行,郑虔已经"苍惶"地踏上了漫长的道路。"永诀"一联,紧承"垂死"而来。郑虔已是"垂死"之年,而"严谴"又必然会加速他的死,不可能活著回来了;因而发出了"便与先生应永诀"的感歎。然而即使活著不能见面,仍然要"九重泉路尽交期"啊!情真意切,沉痛不忍卒读。诗的结尾,是需要含蓄的,但也不能一概而论。卢得水评这首诗,就说得很不错:"末竟作永诀'之词,诗到真处,不嫌其迫,不妨于尽也。" 

杜甫当然是忠于唐王朝的;但他并没有违心地为唐王朝冤屈好人的做法唱讚歌,而是实事求是地斥之为"严谴",毫不掩饰地为受害者鸣不平,表同情,以至于坚决表示要和他在泉下交朋友,这不是表现了一个真正的诗人应有的人格吗?有这样的人格,才会有"从肺腑流出""真意弥满""情见于诗"的艺术风格。 


 
总访问量:900820 本月访问量:1505 今日访问量:45
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归元艺术 E-mail: huarulian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