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先贤论艺 | 儒家六艺 | 诗词雅韵 | 古今美文 | 艺术新风 | 礼仪人伦 | 画笔神工 | 雅乐仙音 | 璀璨书风 | 饮食纵横 | 营建奇观 | 中华舞韵 | 武术精魂 | 影视赏析 | 原创天地 | 本站原创 | 艺术杂苑 | 美图欣赏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类  型:
    
武术精魂

武侠小说与十八般武器 [2/26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4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1]
太极拳 [12/7]
南拳高手:武德重在包容. [11/29]
以武会友 弘扬国粹--心. [11/25]
薛颠象形术(十七)--李. [11/15]
民间奇杰卖蒜翁 [11/12]
太极大师谈武术武德 [11/9]
泉州南少林寺武僧声称练. [11/5]
中国武术界最年轻的武术. [11/2]
虽有特技,不可欺人 [10/31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30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26]
友情链接
传奇人物中华智慧绿色作文迎春论坛
电子书在神州神州智慧家有儿女
灵魂美学闲在居士归来新竹汗青网
春归路艺术中国日月智慧古得曼
飞云鹤马德博客定之方中中医验方
天龙音画天龍音畫播远诗人雨过荷塘
夏一文中医奶奶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先贤论艺
弃仙道而就人道,舍大义而取私情——我读《封神演义》之六十八
作者:和而不同    来源:和而不同博客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12-1 11:29:36    浏览次数:3481

《封神演义》中让我感慨的篇章很多,其中殷郊和殷洪的故事最使人惋惜:他们很小的时候,便脱离了纣王的影响。他们随师修过道,甚至略有小成。可一旦加入商周之争的历史行列中,就将所修之道抛却脑后,完全变成了凡夫俗子了,甚至连凡夫俗子都不如。

以殷洪为例。当黄飞虎阵上被擒,大怒道:“你既是二殿下,你岂不认得我武成王黄飞虎?当年你可记得我在十里亭前放你,午门前救你?”随后的场景是:“殷洪听罢,‘呀’的一声:‘你原来就是大恩人黄将军!’殷洪忙下帐,亲解其缚;又令放了黄天化。殷洪曰:‘你为何降周?’飞虎欠身打躬曰:‘殿下在上:臣愧不可言。纣王无道,因欺臣妻,故弃暗投明,归投周主。况今三分天下,有二归周;天下八百诸侯无不臣服。纣王有十大罪,得罪天下,醢戮大臣,炮烙正士,剖贤之心,杀妻戮子,荒淫不道,沉湎酒色,峻宇雕梁,广兴土木,天愁民怨,天下皆不愿与之俱生,此殿下所知者也。今蒙殿下释吾父子,乃莫大之恩。’郑伦在傍,急止之曰:‘殿下不可轻释黄家父子,恐此一回去,又助恶为衅,乞殿下察之。’殷洪笑曰:‘黄将军昔日救吾兄弟二命,今日理当报之。今放过一番,二次擒之,当正国法。’叫左右:‘取衣甲还他。’殷洪曰:‘黄将军,昔日之恩吾已报过了;以后并无他说。再有相逢,幸为留意,毋得自遗伊戚!’黄飞虎感谢出营。”

应该说,此时的殷洪的头脑已经失却清醒了。他质问黄飞虎为何降周,难道他忘记了他自己是如何叛商的了吗?这就是说,在他的头脑里,纣王的形象已经不再是一位冷酷暴君,而是一个可敬的父亲了。因此,他对黄飞虎提及的纣王荒淫无道,则一概回避。他考虑的只是如何报答黄飞虎的救恩。

不能说殷洪报答黄飞虎的救恩是错误的,但在这里,我们看到殷洪只重“情”,而忽视了“义”,或者说有“情”而寡“义”。这就注定他所注重的“情”只能是小情,是一己私情。

不能说“情”本身是绝对错误的。但“情”是世界上最不稳定、最易变化的东西。你重视了它,你就会忽视更重要的人生原则

在与西歧军队对阵之际,殷洪质问子牙:“‘姜尚为何造反?你也曾为商臣,一旦辜恩,情殊可恨!’子牙欠身曰:‘殿下此言差矣!为君者上行而下效,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其所令反其所好,民孰肯信之!纣王无道,民愁天怨,天下皆与为雠,天下共叛之,岂西周故逆王命哉。今天下归周,天下共信之,殿下又何必逆天强为,恐有后悔!’殷洪大喝曰:‘谁与我把姜尚擒了?’

殷洪衡量是非的标准就是“情”:我殷洪知恩图报,善待黄飞虎就是明证;而你姜子牙曾为商臣,居然一旦辜恩!真正是“情殊可恨”!面对姜子牙的好言相劝与正道陈述,殷洪自知无理,恼羞成怒,于是喝令:“谁与我把姜尚擒了?”

偏执于,就必然背弃于”。

待赤精子来,“殷洪不知是师父前来,随即上马,带刘甫、苟章,一声炮响,齐出辕门。殷洪看见是师父,便自置身无地;欠背打躬,口称:‘老师,弟子殷洪甲在身,不能全礼。’

教殷洪无地自容的不是“义”,而是“情”。尽管老师当场教诲,但殷洪不敢面对纣王罪孽的客观事实,只说“古云:‘子不言父过。’况敢从反叛而弑父哉。他甚至大谈特谈所谓仙道人道之论,即“未修仙道,先修人道。人道未完,仙道远矣”

正是——弃仙道而就人道,舍大义而取私情

    此刻的殷洪欲行不道,恣意横暴。他并非不知自身罪孽,但已经听不进去苦口良言了。所以,他一面指责老师“未有师尊教人以不忠不孝之事者”,一面又声称“俟弟子破了西岐逆孽,再来与老师请罪”。见老师苦苦相逼,殷洪随即翻脸不认人:“老师,我与你有师生之情,你如今自失骨肉而动声色,你我师生之情何在?若老师必执一偏之见,致动声色,那时不便,可惜前情教弟子一场,成为画饼耳

直到这时,我们才看到人间所谓的“情”不过如此——“可惜前情教弟子一场,成为画饼耳。 殷洪怒斥恩师:“老师,你偏执己见,我让你三次,吾尽师礼;这一剑吾不让你了!

原来师父的养育和教导之恩,在这个“负义匹夫”的眼里,根本就不值分文!

    下面的文字,就是殷洪拿出阴阳镜来,要对恩师赤精子下毒手了。


 
总访问量:890046 本月访问量:1546 今日访问量:22
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归元艺术 E-mail: huarulian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