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先贤论艺 | 儒家六艺 | 诗词雅韵 | 古今美文 | 艺术新风 | 礼仪人伦 | 画笔神工 | 雅乐仙音 | 璀璨书风 | 饮食纵横 | 营建奇观 | 中华舞韵 | 武术精魂 | 影视赏析 | 原创天地 | 本站原创 | 艺术杂苑 | 美图欣赏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类  型:
    
武术精魂

武侠小说与十八般武器 [2/26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4]
高手眼中的中国武术之困. [12/11]
太极拳 [12/7]
南拳高手:武德重在包容. [11/29]
以武会友 弘扬国粹--心. [11/25]
薛颠象形术(十七)--李. [11/15]
民间奇杰卖蒜翁 [11/12]
太极大师谈武术武德 [11/9]
泉州南少林寺武僧声称练. [11/5]
中国武术界最年轻的武术. [11/2]
虽有特技,不可欺人 [10/31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30]
开极拳传人:分享本门秘. [10/26]
友情链接
传奇人物中华智慧绿色作文迎春论坛
电子书在神州神州智慧家有儿女
灵魂美学闲在居士归来新竹汗青网
春归路艺术中国日月智慧古得曼
飞云鹤马德博客定之方中中医验方
天龙音画天龍音畫播远诗人雨过荷塘
夏一文中医奶奶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先贤论艺
为草无立场,做人有准则!——我读《封神演义》之六十六
作者:和而不同    来源:和而不同博客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11-20 13:29:34    浏览次数:2235

姜子牙对降将不加抚慰,“不教而诛”,还有另一个例子。这就是胡升。

其实,并不是姜子牙“不教而诛”,而是胡升自己的人生选择的必然结果。

直截了当的说,对那些不可改悔者、那些将邪恶进行到底的家伙,是可以“不教而诛”的。

但如果严格考察,你会发现任何一个邪恶之徒,都被赋予了许多次的“教谕”机会——不是它们不知道,而是它们根本就不接受。

佳梦关主将胡升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

当洪锦率西歧师杀来,他命手下部将前去迎战,皆被对手所斩。“胡升与胡雷曰:‘贤弟,今两阵连失二将,天命可知。况今天下归周,非止一处,俺弟兄商议,不若归周,以顺天时,亦不失豪杰之所为。胡雷曰:‘长兄之言差矣!我等世受国恩,享天下高爵厚禄,今当国家多事之秋,不思报本,以分主忧,而反说此贪生之语。常言道:“主忧臣辱。”以死报国,理之当然。长兄切不可提此伤风败俗之言!待吾明日定要成功。’胡升默然无言可对。

胡升本不是糊涂人,他看到了天下归周乃历史大势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但兄弟胡雷却是个死硬分子,非要抗拒天命不可。对此,并不糊涂的胡升却显得糊涂了,没有坚持自己的立场。

第二天,胡雷上阵,被洪锦斩了,号令在辕门。“胡升大惊:吾弟不听吾言,故有丧身之厄。料成汤文武不足镇服天下诸候。’令中军官,修纳降文书,‘速献关寨,以救生民涂炭。’只见左右将纳降文表修理停当,只等差人纳款。

胡升的纳降文表是这样写的:

“镇守佳梦关总兵胡升洎佐贰众将等,谨具降表与奉天讨逆元帅麾下:升等仕商有年,岂意纣王肆行不道,荒淫无度,见弃于天,仇溺士庶,皇天不保,特命我周武王以张天讨。兵至佳梦关,升等不自度德,反行拒敌,致劳元戎奋威,斩将殄兵,莫敢抵当。今已悔过改行,特修降表,遣使纳款,恳鉴愚悃,俯容改过之恩,以启更新之路,正元帅不失代天宣化之心,吊民伐罪之举,则升等不胜感激待命之至。谨表。”

从这张文表中,可以看出胡升对形势大局的认识是清晰的,对纣王政权的性质更是了解的,也知晓自己的错误行为。这一切难道不是很好?如此一来,胡升还会做出错误选择吗?

问题不象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:这胡升虽然看清了局势,但利益之心更盛。即使想投靠西歧,也并非真心,而只是出于利益得失的考虑。正是这利益之念使得他在立场选择问题上患得患失,游移不定,甚至背信弃义。

当火灵圣母前来相助,胡升的内心又燃起了新的希望。“胡升…..忙下拜,口称:‘老师,弟子实是不知,有失迎迓,望乞恕罪。弟子非是事仇,自思兵微将寡,才浅学疏,不足以当此任;况天下纷纷,俱思归周,纵然守住,终是要属他人,徒令军民日夜辛苦,弟子不得已纳降,不过救此一郡生灵耳,岂是贪生畏死之故。’火灵圣母曰:‘这也罢了。只我下山,定复此仇。你可将城上还立起成汤旗号,我自有处。’胡升没奈何,又拽起成汤旗来。”

待到火灵圣母兵败身亡,子牙又兵临城下,胡升急与佐贰官商议:“前日已是降周,平空而来火灵圣母搅扰这场,使吾更变一番,虽然胜了姜子牙二阵,成得甚事!如今怎好相见?”他听从了属下王信之言,把罪名做在火灵圣母身上,就差王信具纳降文书;随后,自己也前往周营来见子牙。

对胡升“升一向有意归周,奈吾弟不识天时,以遭诛戮。末将先曾具纳降文表与洪将军,不意火灵圣母要阻天兵,末将再三阻挡不住,致有得罪于元帅麾下,望元帅恕末将之罪”的一番自我辩护,子牙是这样裁决的:

听你之言,真是反覆不定;头一次纳降,非你本心。你见你关内无将,故尔偷生。及见火灵圣母来至,汝便欺心,又思故主。总是暮四朝三之小人,岂是一言以定之君子。此事虽是火灵圣母主意,也要你自己肯为,我也难以准信。留你久后必定为祸。

总是暮四朝三,总是推卸责任与他人。这让人如何相信?又怎么加以起用?留到日后,必定为祸——只能斩杀之

    小说是这样描写胡升的:“胡升无言抵塞,追悔无及。”


 
总访问量:912365 本月访问量:1565 今日访问量:23
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归元艺术 E-mail: huarulian@hotmail.com